欢迎进入黔西史志办!
  • 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  »  水西人物

兵部尚书李世杰

发布时间:2017-11-26 来源: 作者:

李世杰(1716-1794),字汉三,号云岩,清康熙五十五年正月初九日出生在黔西东郊龙潭河畔一书香门第。先籍江南,曾祖讳蔚伯,为明军指挥,随征贵州战殁,家属定居黔西东郊;祖讳攀麟,以耕读奠业而未仕;父讳植,雍正七年(1729)考取拔贡,任两淮富安场盐大使。有兄世倬,弟世任、世俊。世杰生而敏慧凝重,少倜党,读书不屑于章句,兼习骑射拳勇。“家本寒素”,为持家和奉母,他“负米百里外,备极艰辛,如是者六年,菽水无缺。”后奉母到父之任所,“摒挡署内事,一如在家时,暇则手一编,呤诵不辍”,如是数年。其父以俸余为之援例谒选。乾隆九年(1744),世杰得任江苏常熟县黄泗浦巡检,任中苣苴,理案牍,决断若流,不浃旬而政声鹊起,一时有青天之目。”常熟知县李永书常命与同堂决案,县人称其廉明。巡抚庄有恭重其才能,升之为金匮主簿,委充巡捕官,后又与布政使许松佶商曰:观李世杰气局远大,他日名不在尔我之下,可惜非科举出身,难以荐拔,当倡议同僚助资报捐知州。二十二年(1756),世杰任泰州知州,到任时有积案400多件,他不辞辛劳,谢绝一切宴会、戏乐,日日理事,新旧案相间办理,仅4个多月,旧案结完、新案无积,争讼双方皆诚服。在任5年,当地农商兴旺,百姓乐业,政声较好。经巡抚陈宏谋推荐,二十七年(1762)迁升镇江知府,到任后,倡议且带头捐资创建宝晋书院,培修校舍、贡院。二十九年(1764),上命裁驻京口汉军3000人,限期连其家属迁出城。这些军人未习他业,素靠薪饷维持全家生活,闻讯后情绪激愤,势将骚乱。世杰及时抚慰,首捐和倡捐俸银,每人给3月口粮、一套棉衣,量才分到各署充役。士兵皆感激,风波平息。三十年(1765)春,乾隆南巡进入镇江境,见秩序井然,农商乐业,嘉世杰才能,升迁为安徽芜湖道台。他到任后,查知该地税政紊乱、税目纷繁且重,官商勾结吃税,便严惩猾吏奸商,严行国家税目税率,使当地商业复苏,国税足收。又捐俸创办江中书院,为地方培育人才。当地发生流民掷石打伤军队把总事件,地方官吏定为叛乱拟诛多人。世杰查后,坚持以误伤论处只诛首恶一人,人称公平。
三十三年(1768)五月,世杰回黔西服父丧,服丧期间,见年逾古稀的母亲体弱,产生留家尽孝不再外出作官的念头。其弟世任以“移孝作忠、以忠成孝”劝之,打消其辞官念头。三十六年(1771)六月服丧满补为四川盐驿道,视事仅七日便升四川按察使。是年冬,征金川之“大将檄世杰驻章谷,总理南路军粮馈运。章程未定,世杰悉心经画,动中窾会,每日昧爽而起,夜分乃寐,殊无倦容。时总理司道多获咎,惟世杰无失事。”三十八年(1773)春,西路军在木果木大败,南路军迫于形势退师,数十万两饷银急求募人运走,但无人应募。世杰急中生智,令将元宝抛弃于地,宣布:与其留给敌人,不如由尔等自取。于是,随军贸易的商人争相拾取,倾刻拾尽。世杰率队护后,密檄守关弁兵:凡入关者查其携带,发现元宝令其还官,每人赏银5两。结果,饷银全数收回,军中“莫不以智称之”。不久,南路军复进,世杰率卒夫到林区掘地筑大窑烧炭,不旬月炭足供铸炮。返回粮台后,突有千余敌军来攻,他集台夫数百,激以忠义全力奋战,毙敌擒敌多人,敌军败走。两事达于朝廷,得赐孔雀花翎。四十年(1775),世杰升为湖北布政使,仍留军中办理报销等务,结算其总理军需5年,钱粮无一差误,始到湖北上任。
四十四年(1779)初,世杰迁升广西巡抚,同年九月回黔西服母丧。服丧期间,亲友乡邻和地方官常问寒暖和安慰,世杰自愧宦游外地未能泽及桑梓,便捐资为家乡办数件好事:(一)创办文峰书院。建房4楹3间2层,聘师招生开学,捐田27亩归书院收租开支。(二)培修“王公祠”(阳明祠)。(三)创建东山石屏,使黔西城“严拱卫而肃观瞻,”“形势益整,灵气益钟”。(四)补修开元寺,使日久失修、残破埋荒的庙宇焕然一新。(五)维修魁阁,以兆家乡“文笔插天”,“士子捷足立鳌头”。(六)完成文峰塔结顶工程。(七)将三层文山石阁增建为七层,更名“文山塔”。又亲作《新建东山石屏记》、《重修魁阁序》和《水西新旧文峰塔记》。时任黔西知州赫霖泰受其感动,捐俸银200两买田7.2亩归文峰书院收租使用,且作《新建文峰书院记》等篇。四十六年(1781),世杰起为湖南巡抚,次年(1782)九月调任河南巡抚,时值青龙岗河段决堤数百丈,他驻到灾区,堵缺疏引,救灾民、查奸吏,劳心劳形,日夜不暇。奏请以北岸涸地划补南岸占用的民田,豁免灾区赋银945.3万两。自捐廉银购柳树栽种以固新堤。四十八年(1783)春升迁四川总督。当时的四川,因朝廷征金川数年带来的沉重负担和前任治理不善,致使这“天府之国”民生凋蔽,库空民穷。他到任后,积极“督耕宽赋,励桑培木,”改革旧习。首先要求廉洁勤政,常对僚属说:“廉,美德也,然非俭无以养廉。”他以身作则,身无姬侍,食不兼味,不住华屋,室内不设珍贵玩物,使用竹椅、绳床、葛帐、布被,近体衣不用缣帛。规定各属办事不得逾期,“凡府州县,无事不得入成都,即以公事来者,不得过日限;不得畜音乐、侈宴会,不得饰舆马衣服。朝珠之香楠犀碧、蟒服之刻丝顾绣者,皆有禁。”其次是改革层层拜年俗例。岁首日,各官吏来督署谒贺,遂命佐杂、县州府官分坐上一级官厅,兆祝他们早日迁升。共食油炸面食后,受司道谒贺,即令府厅州县等分别向上司谒贺,礼毕曰:“元日俗例,上司同官虽不接见,亦必肩舆到门,道有远近,必日昃始归,徒苦家从,无益也。况若曹亦有父母妻子,岁首例得给假,诸君何不早归,令若曹亦放假半月乎?”众皆赞成,于是,“元日虚文往来俗例始革。”其三是不宴请。他督川数年皆未宴客,“属吏自布政司以下,亦未始具一饭”。新任成都将军莅任,不宴请不好,宴请则破例。他选将军眷属到日,命人送去蒸猪烧羊各一只,婉言曰:本欲屈入署,适闻眷属至,谨以佐家宴。由于世杰洁已率属,休养生息,督耕宽赋,仅两年时间,“全蜀郡县,库有朽贯,仓有红粟”,乾隆朱批:“此系李世杰一人之功,以风励各省。”世杰70岁时,其长子李华国(时任广东南雄知府)告假到成都祝父寿,见双亲年高体弱,想留膝下侍奉。世杰不允,绘制“训政图”题诗14首授之,勉励华国继续勤政报国,“展是图如见我矣。”是年秋,世杰得召入觐参与乾隆举行的千叟宴。由京返川后,湖广求四川售米30万石度荒。他奏请以沿江州县常平谷碾米以应,乾隆批示“所办甚妥,诚堪慰矣,更当实力为之。”随之,浙江急求四川济米10万石,世杰认为浙江路远,湖广路近,又请以备应湖广之米拨10万石先运浙江,再碾米补足运湖广,使两地皆及时得济。乾隆手谕嘉奖世杰:“灾区不分畛域,深得封疆大臣之体,着交部从优议叙。”
五十一年(1786),世杰迁任两江总督。两江地广政繁,设有3巡抚、1漕督、1河督、2织造和盐政大吏,都可具奏上达。他以为一人居数大员中,迁就不可,径情直行又不可。于是更淬励精神,公忠于事。在任不久,患足疾而请解任,上谕在任调理。是年秋,河湖水涨,南岸决堤,他带病筹办,平息水患。又逢清军征台湾,军队过境转输粮饷繁忙,世杰严立规条,事要办好,又不扰民,收效较好。五十二年(1787)秋,长子华国(时任漳州知府)因办军饷积劳成疾卒于诏安,又值原配高夫人去世,世杰强忍悲痛,带病理政,失察硝磺缺额事故,被停支养廉银三年。五十三年(1788)四月世杰复任四川总督。复任后,值后藏巴勒布侵内地,他闻警即驰赴打箭炉筹划军务,不久事平。乾隆手谕“该督能相机妥办,并不拘泥遵旨,所见甚是,实属可嘉,有旨赏给御用大盒包一对、小盒包二对,以昭优奖。”世杰由打箭炉回成都后,足疾复发,步履艰难,于五十四年(1789)十一月奏请解任获准,五十五年(1790)三月到京,得授兵部尚书。是年七月世杰上奏:“臣年老体衰,足疾笃重,步履维艰,不能当差,切望早日还乡。倘在有力,倡教育,以圣贤之言教化乡邻子弟,为国朝培养俊才。”乾隆准以原品致仕,询其有何要求?世杰进曰:“贵州地处边陲,贫穷,距京数千里,读书人少,举子进京,程资匮乏,良非易事,恳求轸念边材,输恩赐恤。”乾隆即降旨沿途府州县:凡贵州举子进京应试,以火牌资送。是年八月,世杰由子华封侍奉离京回乡,途中,旧僚故吏的敬品一概不受。回黔西后,来问安者“一一以礼相接,无少贵居之容。”休闲数年间,尽可能资助教育、慈善等事业,“贫乏者周之,俊秀者教之。”捐资修葺文峰书院,增捐学田20余亩。常训子孙曰:“人可富贵,亦可贫贱,我功名不及马伏波,而他的《诫兄子》一书很合我的理想,汝等当谨记不失。”五十九年(1794)正月十九日,世杰病卒,葬于州之扯泥坝,与先逝的夫人高氏并墓。
世杰非科举进身,由于勤学苦练而兼资文武,举措有方,办事扎实,时人誉为贵州“三奇男”之一。为官40多年,政声较好,当时的封疆大员中,举国认为:尹继善有德,方观承有才,李世杰则兼二人之长,德才兼备。乾隆评价他“才称敏练,性本公廉”,“周知民瘼”,“克守官箴”,多次给予表彰、奖励和优待:乾隆五十四年(1789)春,特赐世杰孙再瀛为进士,官礼部仪制司主事。同年十一月世杰奏请解川督任,朱批:“李世杰老诚历练,久任封疆,奏清解任,朕心甚念。现已降旨,令孙士毅驰驿暂行署理,并着侍卫带御医前往诊视,俾得安心调养。病体如可支持,交印后缓行来京,朕欲面晤垂问,或权署礼部尚书,候病愈再回川督之任;如病势未轻,难胜长途劳顿,亦不必来京,可就近回贵州原籍调养,愈后来京。接旨后自行酌量。”随之特赐人参一斤给世杰滋补。次年三月授世杰兵部尚书,特许在紫禁城乘坐肩舆,召见时由内侍扶持;又授世杰次子华封(时为浙江候补知州)为员外郎,留京侍亲。准世杰致仕时,又留参加“万寿”庆典后方离京。世杰在任时多次得乾隆赏赐,计御制诗7,御制赞、御制论、《通鉴纲目》、《养政图灯联诗》、《时晴斋法帖》各1,以及福字、如意、寿杖、朝珠等。世杰逝世后,乾隆皇帝赐谥“恭勤”和御祭文;追封其曾祖、祖和父为荣禄大夫,妣为一品夫人,赐祭银12两、葬银200两、建坊银350两。《清史稿》、《贵州通志》、《大定府志》和《黔西州志》皆为之立传。解放后,县和省政府将其墓院和尚书坊列为重点保护文物;尚书坊被大风折树压倒后财政拔专款恢复;家乡人民将其故居通道取名“恭勤路”,在水西公园内塑世杰像。
其著作有《世杰奏议》、《家山记事诗》、《南征草》集,有《新建东山石屏记》、《重修魁阁记》、《水西新旧文峰塔记》等文。
注:引文源自李华封《府君行述》、《大定府志·俊民志》和洪亮吉《书李恭勤遗事》。


上一篇: 第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