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黔西史志办!
  • 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  »  水西人物

革命烈士黎又霖

发布时间:2017-11-26 来源: 作者:

民革川康五魂之黎又霖
 

黎又霖又名黎万里,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出生在黔西城内一书香人家。少年时在家办塾馆启蒙,聪颖好学,记忆力强,课余时喜读《水浒》、《三国演义》、《西游记》和唐诗等古典名著。入塾数年便能吟诗作赋,常得长辈称赞。辛亥革命成功后,他剪辫换服、抛弃旧学,先后在贵阳南明学校、成都中学读书,1915年考入北京大学政法系深造。又霖到北京后视野逐渐开阔,常思考推翻军阀统治、实现真正民主等问题。俄国十月革命成功后,他和一些进步青年开始学习研讨马克思主义,寻找救国救民真理。1919年“五四”爱国运动中,他积极参加集会和示威游行,参与烧毁赵家楼、痛打章宗祥的爱国行动。后来他对女儿和好友谈当时情景说:我们冲进卖国贼曹汝霖、章宗祥的家,见楼宇走廊摆满花盆,有的是以珊瑚作枝、金玉为叶,真是富丽堂皇!而高墙外的人们却为一日两餐劳碌奔波。这些官老爷不仅贪污享受,还置国家利益于不顾,丧权辱国,丢尽了中国人的脸,我们愤怒无比,便放火烧了曹汝霖的住宅。又霖大学毕业后,和一些进步人士在北京创办《民声报》,宣传扩大“五四”运动的影响;结识不少进步人士,经老同盟会员黄季陆介绍加入国民党。
1920年,又霖回家小住,同肖淑贞结婚,在新婚期间仍进行反帝反封建爱国活动。组织演出话剧《革命鉴》,支持其妹和妇女们放足剪发,劝说家母和亲友在寿福寺创办女子学校,鼓励其五弟考入黄埔军校第六期。他关心政局时事,耳闻目睹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日本帝国主义侵华野心加剧,国是日非,认为只有响应孙中山的号召,打倒北洋军阀、统一国家才是出路。便于1922年赴筑参加黔军,任袁祖铭的秘书。他多次劝袁与孙中山合作北伐,在无成效情况下遂离袁部,到43军教导师(后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9军第2师)任参谋,随军北伐,转战湖南、湖北、河南等地打了许多硬仗,但枪支弹药和人员未得补充,困难重重,常忧心失眠。师长杨其昌劝他注意休息,他说“不打垮北洋军阀,不结束封建军阀的割据,怎能睡得着,睡着了也要被整醒”。1927年4月蒋介石背叛革命,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又霖愤怒,常骂蒋介石太没良心,共产党帮助他北伐他却反过来整共产党。杨其昌劝他休谈国事,免生事端,他感到杨胆小怕事,便告别杨部去上海,应聘为同济大学教授。1931年到广州出席胡汉民召开的国民党非常会议,结识柏文蔚、王葆真,常共商倒蒋活动。胡汉民失败后,又霖回上海任中国公学总务长,与柏、王等组织国民党中的左派,在安徽、上海等地鼓动民众反蒋。1933年国民党19路军发动福建事变,李济深等在福建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又霖满腔热忱地奔赴福建参加革命政府的工作。革命政府失败后他仍回上海。1934年中央红军北上抗日,刚解甲到上海的杨其昌问又霖如何看,又霖慨然说:“不管蒋介石如何诡计多端,但江山不稳,失民心者失天下;共产党领导红军长征,虽然处境困难,但民心所向、大有希望。”
1935年,杨其昌推荐又霖任滇军第5军驻贵阳办事处处长,同梁聚五、吴雪俦等发起撤除贵州军阀周西成铜像运动,在民众集会上历数桐梓系军阀的罪恶统治,提出打倒军阀、取销苛捐杂税等口号,后因贵州当政者庇护而撤像未成。1936年春黔西城遭火灾,他同旅筑同乡组织“黔西火灾呼赈会”,奔走呼号、募捐求援,筹财物救济家乡灾民。抗日战争爆发后,又霖去香港同杜钢百联络文艺界左翼人士筹办战时大学,香港总督慑于日本政府的压力而未批准,又霖便离港到重庆与中共中央南方局取得联系,在董必武领导下工作。1939年春到綦江,任国民党军委会战干训练团上校政治教官,联络了川、滇、黔军一批军官。1941年元月,发生国民党特务屠杀战干团学员惨案时又霖回重庆,在其堂兄黎季云的聚康银行挂名人事主任,又通过其侄女婿蒋华村(通惠实业银行经理)的关系,广泛接触金融界、工商界人士,常去勉仁学校、草堂国学专科学校和育才学校开展工作,结识进步人士陶行知、李公仆等。多次参与周恩来、董必武报告会的组织工作,动员蒋华村等听报告、读《新华日报》。1944年11月中共重庆工委成立,又霖积极配合工委书记王若飞的工作,细心照料王若飞、吴玉章的生活、就医等事。1945年日本投降后,又霖回黔西探亲访友,到农村调查。离乡多年、思绪万千,作七绝两首抒怀:“人生不唱大风歌,莫使年华逐逝波;万卷蜡红余薤叶,一杯犁绿醉淳涡。”“廿年不见故园春,子侄猜疑附耳频;世乱时荒兄弟隔,一回相见一回亲。”回重庆后多次给养正小学和王老师寄《观察》、《中建》等进步书刊,激发青年的爱国热情。
1945年冬,又霖经董必武同意,加入“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简称民联),经鲜特生、邓初民介绍加入民盟。民联建立西南执行部和人民自卫军司令部时,杨杰被推选为主委和总司令,又霖为执行委员。次年春民联中央迁上海,在重庆组建民联“临时工作组”,又霖为成员。1947年3月国民党军警强逼中共机关和《新华日报》人员去延安,随之逮捕民主进步人士200余人。又霖与中共机关失去联系,民联、民盟转入地下活动。此后,又霖担任民盟重庆支部秘书处主任,协助杨杰组建民联川北分会,进行军运、策反工作,不定期举行时局讲座会,确定“保川拒蒋、迎接解放”任务。他年过半百,常奔走川滇黔之间,工作劳累,生活艰苦。患风湿关节炎步履艰难,但出门仍多步行,以致疼痛加剧夜不成眠。同志们劝他休养几天,他说“我工作起来可以忘掉病痛,还是工作好”;劝他少抛头露面,他说“我们要抢时间抓紧工作,配合解放军解放大西南”。1949年3月,他到贵阳同吴雪俦、双清等商议策动民众武装起义,阻挠羊场坝发动机厂迁台湾和迎接解放等事宜。回重庆同杨杰等商议策动军事起义,配合解放四川等事宜,随即建立民革川东分会和川东纵队。另还协助营救田一平等20余位同志出狱。
又霖等的活动引起国民党西南特务头子徐远举亲自过问,令混入民革的特务严守三等对又霖严密监视调查。一天,又霖在朝天门发觉特务跟踪,机智地混上一木船过江北嘴,摆脱后到建川中学。同志们劝他暂避一时,他说“天快亮了,要坚守岗位”。8月19日下午,严守三伪称上海来人联络,又霖去严宅交谈出门后被捕。当晚,徐远举亲自刑讯而一无所得,次日押又霖入歌乐山白公馆监狱,上18斤重的铁镣,每隔三、四天刑讯一次,利诱不成便用烧红铁刷等酷刑,被折磨死而复苏的又霖3次写“没有说的,请枪毙!”一天,又霖见周均石、杨其昌等也被囚,才醒悟民革内混入特务。9月,蒋介石批准秘密处死又霖等人,因有人营救推迟了处死时间。11月下旬解放军挺进神速,敌人惶恐不可终日,又霖预料敌人会孤注一掷,于25日写绝命诗两首藏在牢房隐蔽处。诗曰:“卖国殃民恨独夫,一椎不中未全输;锒铛频向窗前望,几时红军到古渝。”“革命何须问死生,将身许国倍光荣;今朝我辈成仁去,顷到黄泉又结盟。”27日,又霖同其他难友300余人被敌人分批杀害,他就义时高呼“打倒蒋介石!”“中国共产党万岁!”30日重庆解放。
1950年1月15日,重庆人民为烈士举行追悼会,市长陈锡联向又霖女儿黎世华颁发《重庆市人民政府烈属优待证明书》。后有人提出又霖是中国共产党员,重庆市民政局1952年6月13日,给又霖堂兄黎季云出具“黎又霖是地下党员”的证明书。因领导或联系过又霖的老同志董必武、吴玉章、谭平三、王若飞、邓初民等已去世,又霖加入中共的时间、介绍人等无法证实。
注:在原基础上参考团结出版社1989年10月出版的传记丛书《英烈颂》第四集、集名《民革川康五魂》改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