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黔西史志办!
  • 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  »  水西旧事

阳明文化清代在水西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7-11-26 来源: 作者:杨德俊
阳明文化清代在水西的影响
杨德俊
 
     

    阳明文化除明代对水西有影响外,清代的影响也很大。清康熙三十一年(1692)时,毕节修建县学,请贵州巡抚卫既齐撰《修毕节县学碑记》,碑记中有:黔自阳明先生谪居龙场,以致良知之学倡明于世,苗蛮无不憬悟信从,相传于今,百有余年矣。……黔省旧有阳明书院,前抚以时征诸生讲读其中。毕节虽远,其秀达者亦与焉。方令在浙,久讲阳明之学者也,所辑海昌学规,仿佛古礼乐之遗,率其邑子弟习之有素。……夫无所为而为者,本心也,良知也,性体也。阳明之学由兹可阐乎。毕节诸生余家驹在记奢夫人诗中有:南土知文学,人推小洞天。阳明犹后辈,陈朱已生先。康熙五十四年(1715)进士,平远人潘淳在其所作《水西篇》诗中有:往者明祖初定鼎,愿置九驿奢香传。贵荣妄谋请减驿,阳明片纸温犀燃。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平远知州李云龙以文教为己任,创建平阳书院。嘉庆二十年(1815),曾任山西广灵知县的平远州举人谢泽,在所撰平远州(织金县)《新建平阳书院碑》中有:在昔,余姚王子阳明迁黔之龙场驿,日与士子讲学,一时闻风向化,蒸蒸然争自濯磨,黔人之知学者以此,王子之俎豆千秋者亦以此。康熙晚期进士平远人潘淳在写的水西诗中有:往者明祖初定鼎,愿置九驿奢香传。贵荣妄谋请减驿,阳明片纸温犀燃。

      乾隆五十七年(1792),江苏常州武进人周景益任平远州知州(织金县),他在平远州《重建平阳书院更名凤西记》中,记有在书院中祀奉阳明情况:附王阳明先生于九贤之末,崇教朔也。 

      道光十年(1830),江西东乡人吴嵩梁擢以65岁高龄任黔西知州,吴嵩梁也是一位阳明学说的崇拜者,上任后大力兴办教育事业,以王阳明为榜样,传播儒家文化。第二年就在黔西东山开元寺扩建王文成公祠,创办阳明书院,招收学子入院学习,聘请名儒施教。此次扩建祠堂和创办书院,吴嵩梁还特意到龙场阳明洞、龙岗书院参观考察,学习取经。作诗曰:阳明有洞室,讲学传良知。龙场昔迁谪,化行及蛮夷。行经六广河,晓发留新诗。文教启多士,此地宜专祠。吴嵩梁在龙岗书院考察时,并受邀给书院学生讲课,他在《龙场讲课》诗中写到:簿书钱谷只寻常,一领专城鬓已霜。讲学未能培俊秀,调民先与课农桑。烟村红杏花明丽,雪圃青松菜晚香。惭愧筱骖迎送远,旌旗半卷出龙场。书院建好后,吴嵩梁在政务之暇常去书院与诸生讲授阳明心学, 启迪教化诸生,彰显王阳明施教水西的功迹和激励学子勤奋学习。在《道光十年二月十六日出牧黔西,留别中外诸公》一首诗中,吴嵩梁写道:冷宦浮沉二十年,一官万里送华颠。粗才敢厌风尘苦,结习难消翰墨缘。易玩阳明罗甸国,诗寻太白夜郎天。清晨许作清明吏,翻愧遭逢胜昔贤。吴嵩梁去世后,黔西人史荻洲在《甲午冬月,哭吴兰雪师》的诗中赞其政绩,修建阳明书院是政绩之一:黔疆奉檄下车时,劝罢农桑自咏诗。辛苦设施凭力尽,恫情怀抱只天知。能固荒岁千家饱,赢得忧民两鬂丝。遥想精灵应不远,阳明配享有生祠

      道光二十六年,时任云南巡抚吴其浚,给时任大定知府的友人黄宅中写了一封书信,题为《与黄惺斋太守论水西事宜书》,信中说:过贵阳时,见城外有君子亭,表彰阳明遗迹,心敬仰之。阳明先生谪龙场时,有与安贵荣三书,人谓:一纸手札,胜于数万甲兵。今读其文,不胜高山景行之慕。窃谓安氏世居水西,今大定地也。阳明先生虽未身至其境,然安贵荣钦奉其言,驯其桀骜之志,反逆为顺,是其文德教思,已行于罗施鬼国矣!鄙意守土之官,表扬贤哲,树之风声,乃为政之先务,盍择善地,建君子亭,祀阳明其中,俾水西人士,知前贤余韵流风,至今尚在,山川草木,皆有光辉也。吾友以为何如?

      黄宅中采纳吴其浚所提建议,于是在城北择地建君子亭,亭建好后,在壁间刻录王阳明与安贵荣的《谢安宣慰书》、《贻安贵荣书》、《又与贵荣书》三封书信,让士人、游客常读深记,以缅怀阳明文化对水西的影响和功绩。大定府教授吴瑞徵作《君子亭记》,记中写道:文成谪龙场,倡明心学。贵阳诸郡,至今崇祀之,报功也。然吾谓公于水西,厥功倍于贵阳。消其兵革,安其民人,固当世世祀之。惜三百年来,无举其事者。夫贵荣于文成,渺不相涉也,而粟马,金帛、致敬尽礼,何哉?诚以文成忠信笃敬之学,过化存神,使贵荣之意也消耳。

      道光二十七年(1847),黔西知州俞汝本邀同僚和文人,偕黔西校官及州之士释奠阳明祠。举办纪念王阳明先生诞辰375周年活动,颂扬王阳明在水西的功绩。这次活动,黔西名儒张琚作了《阳明祠记》,记中写道:先生教泽所敷,自龙场始。黔西密迩,则其俎豆先生也,九宜。……阳明先生之俎豆,黔中所在皆宜。而水西开辟,育数十年间,乃俶落于兹,美矣,盛矣!而贤父师能不鄙夷陋邦,讲明良知,以圣域贤关厚相期望,是大有造于兹土也,岂徒神道设教之谓哉!记述了建阳明祠阳明书院及活动的情况。张琚另作《谒王文成公祠》诗,《释奠阳明祠率诸生行礼》诗。黔西州诗人潘元勋作《释奠王文成公祠》诗。

      这次释奠活动,西南名儒遵义郑珍前来参加,撰有《阳明祠释奠记》,记中写道:我文成公之讲学,陈清澜、张武承、陆稼书诸先生辩之详且著矣。此严别学术则尔。至其操持践履之高,勋业文章之盛,即不谪龙场,吾侪犹将师之,矧肇我西南文教也。今吾黔盖莫不震服阳明之名,而黔西与遵义于龙场,仅隔一延江,其希向之念,宜愈于远大贤之居者。

      西南名儒独山莫友芝给知州俞汝本的《寄俞氏和韵》诗中有:良知所到还坛坫,异代核仁不藻蘋。况是水西开手处,可容无地肃冠巾。黔西州优贡生何思贵在《水西赋》中有:武侯祭星之地,柴弩纵横;文成讲学之区,毡衫绎络。维时虽以张云鹏之六面加兵,许文成之三方进薄,固定未能犁其庭而扫其穴也。

      在道光《大定府志》中,记述有安贵荣与王阳明交往的史实:武宗正德初,贵荣以从征香炉山功,加贵州布政司参政,犹怏怏。又乞减龙场诸驿,下兵部议,未决。时王守仁以建言谪龙场驿丞,雅为贵荣所敬礼,贻书止之,事遂寝。守臣以闻,议乃罢。三年(1508),乖西苗阿贾、阿札作乱,当事令贵荣讨之,三檄始出,败贼于红边,馘贼帅阿麻献之,遂阴撤兵归。守仁复贻书陈利害,且言朝廷威命,乃复出兵。然亦不能破贼也,巡抚魏英至,始平之。已而贵荣老,请以子佐袭,上命赐贵荣父子锦纻表里。先是,同知宋然贪淫,所管陈湖等十二马头苗民,皆为所科害,致激变。而贵荣欲并然地,复诱之作乱。于是阿朵等聚众二万余,署立名号,攻陷堡塞,袭然所居大羊场,然仅以身免。贵荣遽以状上,冀令己抚按之。会阿朵洞其情,官军进说,贵荣惧,自率所部为助。《大定府志》中还载有王阳明的《谢安宣慰书》、《贻安贵荣书》、《又与贵荣书》三封书信和《象祠记》、《六广晓发》诗。还载吴其浚的《与黄惺斋太守论水西事宜书》,吴瑞征的《君子亭记》,西南名儒遵义郑珍的《阳明祠释奠记》、黔西名儒张琚的《阳明祠记》,以及与有阳明相关的诗文数十篇。

      以上内容足以说明水西地区在明、清时代,就有不少人崇拜王阳明,对阳明文化进行研究和传承。阳明文化不仅在贵阳地区影响很大,而且在黔西、大方、毕节、织金等地区,不能说是家喻户晓,但在政界人士和学者中,也是深入人心的,只不过目前专家学者对其在水西的影响和传承的研究,较为少一点而已。王阳明所写的《与安宣慰》三封书信、《象祠记》、《宿谷里》、《饭金鸡驿》,以及安国亨、陈恩在阳明洞、玩易窝所题摩崖石刻,吴嵩梁创办的阳明书院和所写的《道光十年二月十六日出牧黔西,留别中外诸公》,郑珍撰的《阳明祠释奠记》,张琚作的《阳明祠记》、《谒王文成公祠》和《释奠阳明祠率诸生行礼》诗,黔西州诗人潘元勋作《释奠王文成公祠》等诗、文的历史价值和学术价值都很高,是研究阳明文化与水西文化的可贵资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