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黔西史志办!
  • 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  »  水西旧事

水西大地盛奇葩 文琴雅韵喜逢春

发布时间:2017-11-26 来源: 作者:闵光跃
水西大地盛奇葩 文琴雅韵喜逢春
闵光跃

抒情细致、悠扬婉转的演唱和着多种乐器合奏出的典雅优美的乐曲,从简陋的窗棂里蹦出来,飘到武庙院坝上空,空灵而让人陶醉。119日,笔者带着对黔西文琴戏一探究竟的好奇,走进黔西县城大府坝武庙黔西县水西文琴社。一群50岁以上的老人,正在贵州省非物质遗产项目文琴戏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刘铁军的带领下,聚精会神地排练文琴戏《花山行》,演绎着文琴盛宴。

在排练现场众多的排练者中,一个3岁左右的小女孩也跟着有模有样的唱着,犹如万绿丛中一朵鲜艳的花朵,分外显眼,引人注目。她就是60岁文琴戏爱好者何宇萍老人的外孙女涂婉妮。“带她来,就是想让她从小受到文琴戏潜移默化的影响和熏陶,将来能更好地传承文琴戏。”何宇萍说出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文琴,原名扬琴,是一种以扬琴为主要伴奏乐器,分角色坐唱的说唱艺术,因以扬琴为主要伴奏乐器而得名,亦称贵州琴书、贵州弹词。

黔西是文琴戏的摇篮,是黔剧的故乡。据考证,黔西文琴至今已有近二百年的历史。在黔西,弹唱文琴早在清末民初就十分盛行,玩唱者多为文人雅士、商贾子弟。清末时期的文音俱乐社,多为晚清秀才学子和富家子弟,当时人们将文琴称之为“文人之乐”。随着文琴组织不断增加,活动开展日益频繁。从1924年到1950年期间,就有大同俱乐社、同乐俱乐社、群乐俱乐社、业余俱乐社等组织开展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文琴玩唱慢慢走进家庭、走进民间、走向社会。到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每逢庙会、盛大节日,文琴便以“蝴蝶蓬”形式上街游行;若遇红白喜事,主人邀请,玩友相邀上门,尽情玩唱。那时的业余俱乐社,每晚开展活动,内设茶座,文琴玩友玩文琴、玩围鼓(川剧锣鼓),茶客听琴品茶,很受欢迎,使文琴得以普及并成为民众喜闻乐见的文化活动形式,也为文琴搬上舞台变纯文乐为文武乐齐上打下了基础。

黔西文琴发展为文琴戏,文琴戏又演变为贵州省的地方剧种——黔剧,成为中国戏曲艺术百花园中绽放的一朵奇葩,历经了艰辛和辉煌的历程。说起文琴戏过去的发展,黔西非物质文化遗产局局长陈文荣如数家珍。

陈文荣说,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黔西文琴还停留在坐唱阶段。在其它剧种竞相上台的情况下,黔西文琴艺人认为:“文琴生、旦、净、末、丑都有,应该搬上舞台”。在老艺人们的努力下,先将婺剧《百日缘》挂牌(用文琴需求配其唱词)实验演出;接着又将文琴传统唱本《回龙阁》中的《搬窑》一段,认真整理、排练,于1952年冬在黔西武庙首演获得成功。坐唱形式的贵州琴书搬上舞台获得成功后,为纪念清末“文音俱乐社”为贵州琴书的发展所作的贡献,黔西将其定名为文琴戏。1953425日,黔西县成立了“黔西县人民剧团”,下设京剧、川剧、文琴、话剧四个剧组,有了全省第一个文琴剧组。19544月,黔西在业余文琴组的基础上,成立了全省第一个业余文琴剧团,成为单独活动的文艺团体。排练演出了《小女婿》、《嫁衣恨》、《卖余粮》、《金满斗》等现代文琴小戏。熟悉的文琴曲调,贴近生活的剧情,深受群众欢迎,激发了人们学文琴戏、唱文琴戏的热情。当时黔西山城掀起了文琴戏热,大街小巷可闻文琴戏之声,男女老少几乎都能哼文琴戏。很多青年积极参加活动,为古老的文化注入了新鲜血液,使文琴戏这一古老文化焕发出青春。195652日,黔西县成立“黔西县文琴剧团”,原来的业余文琴剧团转为专业艺术团体,走出县境、跨出地区进行巡回演出,培养了一批优秀演员。1958年,黔西县举办规模较大的文琴戏培训班,招收来自各地学员200多人。每天清晨,在河边听到的是学员清脆悦耳的调嗓声,在县城中文化馆的院子里,看见的是老师认真教学、学员认真练功的身影。黔西文琴戏成功搬上舞台和外出巡演的反响强烈,引起了省、地、县各级领导和文化主管部门的高度关注,省文化局对这个纯属地方土特产剧种的兴起十分重视,曾多次派人到黔西对文琴戏进行实地调查、辅导,从剧中发展方向、人财物各方面都给予大力的指导和支持,使黔西文琴戏这朵奇葩在水西大地上开得更艳。1960年,第二次全省文琴戏汇演期间,贵州省委将文琴戏正式命名为黔剧,并以贵阳、黔西两剧团为主,抽调其他剧团优秀演员组成了“贵州省黔剧演出团”,经过认真排练贺准备,带着《秦娘美》、《搬窑》等剧目进京汇报演出,受到了京城群众的热烈欢迎,得到了首都文艺、戏剧界的一致好评,承认贵州黔剧是一个独具风格的剧种。剧团受到了朱德、陈毅、贺龙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郭沫若、梅兰芳、周信芳、马少波等社会名流、演艺界大师对其大加赞扬。梅兰芳对黔剧这个新生剧种给予肯定和赞扬,认为是贵州省戏曲界新放出来的一朵鲜花。同年,贵州省黔剧团成立,黔西文琴剧团向黔剧团输送了王章兰等十一名优秀演员,剧团交由毕节地区管理。1963年,地区将各县黔剧团合并为毕节地区黔剧团,黔西文琴剧团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正当黔西文琴戏活跃的时候,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将这一出土的幼苗残酷扼杀在摇篮里。在漫长的十年浩劫中,黔西优雅悦耳的文琴声、赏心悦目的舞台形象销声匿迹、无人问津。谈到黔西文琴戏经历的坎坷和挫折,贵州省非物质遗产项目文琴戏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刘铁军非常痛心地说:“在文革的浩劫中,众多爱好者的唱本,被破四旧洗劫一空,荡然无存,黔西文琴戏的发展中断了十年。”

据刘铁军介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黔西文琴戏爱好者如久旱逢甘霖,奔走相告,张志溥、陈本帮、刘兴国、欧阳义等相互邀约,又开始了文琴玩唱。玩唱文琴,离不开唱本。为把文琴传承下来,文琴爱好者张志溥在1978年利用休息时间,凭着自己对文琴的酷爱,凭着超人的记忆、坚强的毅力,回忆抄录出了《搬窑》、《风亭赶子》、《三难新郎》、《遗嘱》等20多个唱本,而且还自编了《苏武牧羊》、《张良赠剑》等唱本,为文琴的传承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在影视的普及和群众文化向多元化发展的冲击下,黔西文琴戏和其他戏剧一样步入低谷。尽管这样,黔西从县领导以至文化部门,都一直心系文琴戏,每逢县里组织的大型文艺活动、以及参与省、地的文艺调(汇)演,文琴戏都是首选节目。1988年,县文化局召开了有文琴老艺人、地区黔剧音乐工作者、剧本创作人员、专业文化工作者参加的文琴戏座谈会,对怎样发展文琴戏进行了专题讨论。1984年,毕节地区举办全区小戏调演,黔西文化馆创作演出《煤山新歌》、《孙女笑了》两个小黔剧,其中《煤山新歌》获创作、演出二等奖(未设一等奖);1985年,贵州省首届黔剧音乐研究年会在毕节召开,文化馆组织文琴老艺人用文琴的六种唱腔,排练传统剧目《风亭赶子》参会,为研究会提供黔剧音乐的研究素材;1987年,全省戏曲调演,黔西创作小黔剧《三签证》参加演出;1995年,黔西排演文琴戏《心愿》到省演出。在各部门各系统的文艺调(汇)演中,文化部门也积极推荐文琴剧目参演。二十一世纪,经济的快速增长,人民生活的不断提高,为黔西文琴戏的兴起创造了有利的条件,黔西文琴戏活动又再度兴起。2003年,黔西县林泉镇开展文琴坐唱活动,县工商局排练了小黔剧《排忧解难》到地区参赛获奖。2005年,城关文琴玩友刘兴国、周光林、陈启会等自筹资金,自购乐器,将刘兴国家房屋作为活动场所玩唱文琴,县妇联排练《妇检路上》到地区演出。随着原剧团人员及爱好者的参加,部分年轻人也加入学唱,到2006年夏秋之交,人员已增加到20多人。其活动形式除定期玩唱外,还积极参与县里组织开展的各类文化活动;若遇人家有红白喜事,主人邀请,便上门玩唱,在丰富群众文化生活的同时,普及、传承文琴戏。2006年,黔西县委、县政府为抢救濒危的文琴戏,在黔西县文琴剧团建团五十周年之际,召开“黔西县文琴戏抢救与发展研讨会”,时任省文化厅副厅长谢彬如、省戏剧创作中心主人桂松林、省黔剧团团长朱宏、地区文化局局长聂华以及省、地黔剧界的专家学者和与会人员就抢救和发展文琴戏这一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成立了黔西县黔剧协会并授了牌,举办了黔剧专场文艺晚会,演出了黔剧经典剧目《秦娘美》和《奢香夫人》两剧精彩片段、小黔剧《山乡诊所》、黔剧表演唱《黔西是个好地方》,省黔剧团老艺人王章兰、胡曼霞、赵子强等演唱了黔剧经典唱段;县地税局排练《团年饭》参加全省地税系统文艺汇演受到好评。20074月,水西文琴社在黔西武庙挂牌成立,黔西文琴爱好者终于有了固定的活动场所。由于各级党政领导对文琴戏的高度重视,全县文琴戏活动更加活跃,城关、锦星、谷里、协和、素朴等乡镇都排演了一批剧目,县文化馆排演了《考乡长》、城关镇演出《团年》、锦星乡演出《情系一方》、谷里镇排演《发奖风波》、协和乡排演《离婚》、素朴镇排演《考纪检官》等文琴小戏,使多年未闻文琴声的花都黔西山城上空又响起了悦耳动听的文琴声。2008年,集黔西文琴戏经典板腔的《花山行》,参加中国、贵州(黔西)国际杜鹃花节闭幕式,与多彩贵州演出团同台献艺。2015年,黔西大型文琴戏《水西轶史》在在毕节市乌蒙文化节精品剧目大赛中荣获银奖。

“水西文琴社挂牌成立后,除每周二、三、五排练和平时玩唱自娱自乐外,每年的杜鹃花节及县里举办的重大活动,都要承担接待领导、来宾和游客的任务。近年来,水西文琴社接待了全国著名策划家王志刚、全国著名诗人和书法家丁芒、中央电视台“走进毕节”摄制组等,成为展示黔西文琴戏的一个重要窗口,黔西文琴戏也随之成为了黔西的一张靓丽名片。”黔西黔剧协会主席雷兴栊说。

水西文琴社副社长颜学开,一家人的文琴戏爱好者,14岁的儿子颜克湫现在已作为黔剧后备人才考入中国戏曲学院学习表演。谈到文琴戏的唱腔、伴奏乐器和伴奏特点时,颜学开介绍说:“文琴戏的基本唱腔分为悲喜两大类,包括清板、二板、三板、月调、苦禀、二流、二黄,欢快愉悦的情绪和凄凉悲惨的味道,都能尽显其中;伴奏乐器以扬琴为主,辅以琵琶、三弦、高胡、二胡、低胡、小胡、竹笛、唢呐、笙、中阮、低音乐器等,坐唱时没有武乐,只以碰铃、木鱼击节,搬上舞台后,武乐借鉴了其他剧种建立了自己的打击乐组,其中有大锣、钹、小锣、小鼓和堂鼓等;伴奏以“让字跟腔”为特点、又称‘托腔不托字’或‘偷音’,即演唱字腔时,主奏乐器轻奏,其余乐器停奏或轻奏,演唱至托腔时则先后加进烘托气氛,其意在于把唱词突出,易于听清,从而显示出自然的音乐效果。”

“近年来,县文体广播电视局在文琴戏保护和传承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收集、整理文琴戏的相关资料向各级上报。20066月,黔西县文琴戏被列为第一批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5月,黔西文琴戏被省政府列为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得到了进一步的保护、传承和发展。目前,县文体广播电视局已收集、整理好文琴戏的相关资料,准备将其申报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使黔西文琴戏这一优秀的文化遗产得到进一步的发扬光大。”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局局长陈文荣告诉笔者。

在水西文琴社排练大厅右边的墙壁上,一副内容为“几缕夕阳温黔剧、一间陋室播乡音”的自题联,透露出了黔西文琴爱好者对文琴戏传承无人和发展困难的些许辛酸与无奈。该县贵州省非物质遗产项目文琴戏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刘铁军说:“水西文琴社只是一个民间社团和业余团队,没有专项资金,纯属自筹自娱,传唱的都是些50岁以上的老人,不是专业的团队,要培养文琴戏传承苗子,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把黔西文琴戏当古董,不能只是抱出来晒一晒,要尽力打造好它,让它放出光芒。”

日前,毕节市委常委、黔西县县委书记卢林,携省人大原副秘书长蒋银权、关注黔西文化作家周天华等,与黔西相关文琴老艺人召开座谈会,落实了经费,明确由教育局、文广局牵头,开展文琴戏传承进校园活动,解决文琴戏在黔西严重断层的现状。目前,县文琴戏传承进校园活动已全面启动。将先在城关七小、四中,组建文琴戏传承培训班,在一小、五小组建文琴戏兴趣小组,由专业教师进行戏曲知识、唱腔、形体、表演的培训,逐步积累经验,探索出一套完善的办法,向全县各学校和社会推广普及。

想到文琴戏未来的发展,刘铁军兴奋地说:“黔西文琴戏的音乐,是黔西的东西,原汁原味,决不能丢失。在传承表演的同时,传承音乐不能失真,不能走样。现在,传承和发展黔西文琴戏已经走在了路上,落实在了实际行动上。将来,黔西文琴戏定能枝繁叶茂,在水西这片土地上大放异彩。”


上一篇: 水西八景的故事
下一篇: 水西公园简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