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黔西史志办!
  • 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  »  水西旧事

明廷名将王三善与水西

发布时间:2017-11-26 来源: 作者:丁现利
明廷名将王三善与水西
丁现利
 

浩渺如烟的历史洪流有如大江东去,站在时光的河畔,抓不着,留不住,也只有望洋兴叹。翻阅历史,恰似观看大浪淘沙后留下的几片瓦砾,对着这些残片,再现已经逝去的英雄人物们在惊涛骇浪里到中流击水之情景。

近日,出于个人的兴趣爱好,我对明廷名将王三善与黔西的史实进行了梳理,又一次感怀清朝名士张琚的《内庄怀古》,并踏访了黔西县城西门的王三善神道碑、锦星白泥田的王三善墓遗址、王公祠遗址、大方三善街,从这些历史碎片中感知到这位明廷名将、贵州巡抚王三善与水西之不解情缘。

据《大定府志》记载,嘉庆年间,贵州张琚有《内庄怀古》诗曰:慷慨忠丞节,丹心照鬼方。过门曾走马,解缓不还乡。成败何须论,英名实可伤。至今丛冢骨,遗恨实因粮。该诗即言王三善将军兵败黔西县锦星乡内庄古战场的历史故事。

王三善 (1565年-1623),河南永城人,字尤名,明朝政治家,军事家。明神宗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进士,授荆州推官,后任吏部文选,他因才用人,不阿权贵。明光宗泰昌改元(1620年秋),升任太常少卿。明熹宗天启元年(1621年)十月、王三善升任右佥都御史。明天启二年(1622年),时贵州少数民族酋长安邦彦奢崇明起兵反抗明王朝统治,攻陷部分州郡,黔省连续奏章告急,王三善奉命率兵前往,出任贵州巡抚,赴水西"平叛

清代乾隆九年(公元1744)李珍(玉峰)著的《明季水西记略》述:“……先是,三善解贵阳围,……三善排群议,以闰十月,自将六万人渡乌江,……三善募壮士逼漆山,绯衣峨冠,肩舆张盖,自督阵,师进大方,人居安位第。位偕母奢社辉走火灼堡,邦彦窜织金,先所陷将杨明楷乃得还。……三善屯大方久,粮尽,述中弗援。不得已,议退师。……陈其愚者,贼心腹。先诈降,三善信之,与筹兵事。故军中虚实,贼无不知。至是遇贼,其愚故纵辔,冲三善坠马。三善知有变,急解印绶付家人,拔刀自刎,不殊。群贼拥之去,大骂不屈,遂遇害

另据乾隆年间《黔西州志》述:三善屯大方,久食尽,述中(人名)不为援,不得已议退师三善以粮尽焚大方顾舍而东,贼跟踪之……官军且行且战至内庄。后军为贼所断,三善还救,士卒多奔。《黔西州志》里讲的王三善兵败内庄的史实在民国年间黔西知名文人丁肖禹先生的《忆王三善将军》一诗里也得到体现。直渡鸭池到大方,水西清野恸无粮。将军自用失筹策,十万雄师丧内庄。

丁肖禹先生的《忆王三善将军》,全诗清晰且全面的记述此次战役。明天启二年(1622)二月水西土司头目安邦彦率军2万至毕节,发动叛乱,自称罗甸大王乌撒(今贵州威宁)、东川(今云南会泽)、沾益(今云南宣威)、洪边(今贵州开阳县)等地方土司纷纷起兵响应。这时贵阳的明延兵力空虚,总兵张彦芳由铜仁率兵2万赴援,被叛军诱败于龙里。

叛军先后分兵攻陷安顺、平坝、沾益、龙里、瓮安、偏桥(今贵州省施秉县)沅州(今湖南芷江县)、普安(今贵州盘县)、安南(今贵州晴隆)等地,切断了官军援路及滇黔通路。二月初九日,安邦彦率军包围贵阳,声称破辰(辰州)(常德),下荆州,直抵中原。宝庆、靖州(今湖南靖县)一带为之震动。时贵阳兵力空虚,候代巡抚李橒、巡按御史史永安督率军民坚守孤城。

三月,明廷令贵州附近各镇派精兵应援,并调湖广、云南、广西三省4万官军入黔。六月,新任巡抚王三善率军1万进驻平越(今贵州福泉),十一月底,王三善分兵3路破围,亲自率中路军2万精锐出敌不意,经新添寨至龙里,连战皆捷,斩叛军万余人,遂解贵阳之围,安邦彦退守六广河。这就是著名的贵阳之战,这场战役深得兵家赞誉,成为中国军事史上鼎鼎有名的以少胜多军事案例,王三善以2万军胜10万大军,扭转了平叛战局,与曹操官渡之战、周瑜赤壁之战等战役齐名,被写入多个军事院校的战例教材。

安邦彦退守六广河后,次年四月,他又欲再犯贵阳,于是王三善又亲自率军6万,直渡六广河,所向披荆斩棘,连战连捷,斩叛军1.8万,直捣大方。安邦彦之侄安位弃大方逃走火灼(今黔西西北),安邦彦逃窜到织金,王三善在大方驻屯3月余,当时的黔西州属于大方府辖地,王三善在大方城内屯兵撤离之后,他驻兵的街道就被人们称为"三善街,用以纪念王三善将军,一直延至今日。

安邦彦败逃后,王三善给安位母子写信,让他们速擒安邦彦以及伙同叛乱的永宁宣抚司奢崇明父子,然后请旨赎罪。安位母子惊慌失措,担心王三善未必肯兑现诺言,就特意派人赶赴镇远,到总督杨述中那里乞降。杨述中当即允许,给王三善写信,让他撤兵。王三善认为元凶未除,不如边抚边剿。杨述中却一意主抚,彼此争论不下,反而将军务搁置起来。于是巡抚王三善与总督杨述中在兵见上发生了分歧。

安邦彦得知此情况后,日夜聚兵,勾结外援,并与陈其愚商议,让他向王三善诈降。王三善见了陈其愚,开始还非常怀疑,但陈其愚花言巧语,多次斩杀水西判军小头目,献水西图等以示忠诚,没过多久,王三善便被他蒙骗了,认为他诚实可靠,并且信任他对水西情况的熟悉,还将其引作参谋。

陈其愚向王三善建议,言安邦彦既已远逃,不如撤回贵阳。王三善连战连捷,不免骄傲自负,而且粮食将要吃完,就采纳了陈其愚的计划,率兵东归。陈其愚请兵断后,王三善应允,命令各队兵马相继出发,自己与副将秦民屏等人随后行军。

是时,陈其愚火速向安邦彦告密,通知安邦彦发兵趁机来追堵明军,安所率水西兵马到达之后,奸诈的陈其愚又密派心腹,前去禀报王三善,称自己遇到贼兵,正逃至内庄方向,请速速回头支援。

于是王三善返马相救,到内庄时,远远的但见陈其愚跃马奔来,还以为他被贼追赶。那是内庄田坝皆是沼泽,两面森林茂密,这时恰是冬季,森林里全是落叶,陈其愚早密令叛军将大量落叶撒在沼泽地上,看上去一片坦途。陈其愚直奔过来,故意策马扬鞭,引王三善大军逃向白泥田铧口山方向,王三善所率之师不知情,直冲向沼泽之中,于是陈其愚叛军开始强烈反攻。

王三善从马上跌落下来,知道事情有变,立即将帅印扔给亲兵,自己抽出靴子里的短刀想要自刎,贼兵大至,围拢上来,将王三善杀死。王三善死后,就地葬于铧口山旁。无数阵亡的将士合葬于内庄和白泥田。如今合葬的两座万人坟尚存,还能观其旧址,只是王三善将军墓仅可圈点范围,矮小的土堆也在历史的长河中渐渐退去!

王三善将军殉职后,明崇桢初年追赠他为兵部尚书, 并在今黔西锦星白泥田建忠烈祠,即王公祠。清咸丰元年(公元1851年)贵州兵备道蒋斯崇、黄宅中、大方知府曹兴仁、黔西知州何健为三善将军在西门桥头建神道碑,该碑今尚存。碑文中有一段叙述:“……爰谘之士人,得诸丛冢,因为表而志之,就内庄地瓶构新祠以记

王三善坟墓知者甚少,现在仍有残存基石,听老人们讲,白泥田铧口山下荷塘村的王三善墓,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还能观其形状,到1976年搞农田建设时改造成土,当地农户就把将军坟上的石头搬起走了,或垒坎,或修圈,仅将墓碑回葬于地下。尽管坟墓只有残石,但是人们也常来此上香祈祷。

贵州省第一批文史馆员、贵州知名学者丁扬斌先生曾有《悼王公墓一律一绝》云王公战史我全闻,恰是关公死殉群。自帅诸军趋战垒,同拼一命破蛮云。边疆土地算归国,大树将军不论勋。无臭无声天模样,千秋照料万人坟。”“许多曹贼扫江氛,赤壁生归毁六军。千载不如公有墓,万年天子尽敞坟。丁扬斌先生的诗亦对王三善将军在水西的战史予以记述,扬斌先生在诗的标题下还有小序云王三善,明贵州巡抚,以三十万兵死于安邦彦,墓近吾庐。后自注云:明王三善将军剿安邦彦,因缺粮兵败于内庄,殉身于白泥田铧口山下,有遗冢、遗祠王公祠。于此可见,丁扬斌先生对王三善于水西之史实也有深入考究,也和本文之记叙相合。

2010年,河南学者李恒,他也千里迢迢来到黔西,寻找明朝兵部尚书王三善曾经遇害和埋葬的地方,觅寻四百来年前的历史,面对将军的神秘孤冢,他也说“……将军在事业上轰轰烈烈,学业造诣深厚,可年近花甲的他居然丧命于此,让我们都感到惋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