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黔西史志办!
  • 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  »  水西旧事

从水西各民族的祭祀活动看民族民间文化的演变

发布时间:2017-11-26 来源: 作者:史宏拯

从水西各民族的祭祀活动看民族民间文化的演变

史宏拯

 

约于西汉末年,彝族勿阿纳由滇入黔,开发贵州,建立了以大方为中心的彝族奴隶制国家——罗氏鬼国。两千多年来,彝族人民在与各民族共同生活发展中,发扬了自己的文化,但在一些盛大祭祀活动中,仍较多地保留了原始宗教祭祀活动的雏形。

撮泰吉

威宁彝族的撮泰吉,也译作撮衬姐撮衬己撮特紧。在彝语中,的含义是人,的含义是变化,吉的含义是游戏。联接起来,其意思就是人变的戏,即人类发展变化的游戏

这种盛大的祭祀活动,一般在每年农历的正月和七月举行。正月立春以后,草木萌动,举行这种祭祀活动旨在祈求神灵保佑一年风调雨顺,人民康泰平安。七月立秋以后,丰收在望,旨在酬神尝新,感激神灵护佑。

关干这种祭祀活动的盛况,《大定县志》及《黔西州志》皆有记述:“堂中设置香火,供奉神坛,旁列柁旗,请巫师跳舞歌唱三日”。《大定县志》还记述:“按彝语谓巫为补,为净眼,为鬼师,亦为苏额,丧祭用之,父子相继。其先蛮彝君宝穆为大巫,渣喇为次巫,慕德为小巫。

祭祀时,在场地四周点燃四盏油灯,由主祭苏额(大巫)发号施令,其余小巫用头巾裹头成锥形或其它形状,戴着各种面具,赤身裸体〔腰间围树叶、兽皮或布片遮羞〕,徘徊跳跃。跳跃时两膝向外,类似罗圈腿的步伐,表示先人初学直立行走之势。手执棍棒,踉踉跄跄,象从遥远的原始森林里走出来,并边跳边发出嗬嗬猿猴似的吼声。同时,按主祭苏额击示的鼓点向天地、祖宗神灵斟酒祭拜,在鼓、锣、钹等乐器的节拍中跳脚拍手作舞蹈状。主祭苏额口中念念有词,其词大意是叙述祖先创业的艰辛,反映生产,生活及繁衍、迁徙的历史以及驱邪、祝福、祈求等经文及咒语。

  

作戛,亦称打戛或吃大锅斋,是水西地区苗族同胞在祭祀祖宗活动时的一种形式。

据苗族民间相传唐僧取经至西天时,天门不开,于是用乌牛祭天。之后,天门大开,道路通畅。苗族人民大多信奉神灵,为了使自己的祖先魂灵顺利进入天堂,享受西方极乐世界的荣华富贵,在祭祀祖先时就要选壮实的牯牛祭天,以打通去天堂之路。从此相沿成习,一直流传至今。牛在生前帮助农民耕田种地,死后其魂灵又能打开去天堂之路,因之,牛自然就成了苗族人民理想中的图腾吉祥物,在他们刺绣和装饰中皆有牛的图案。

作戛一般三至五年或七年举行一次,最多十三年举行一次。每次活动都是隆重而庄严的。活动中的言行举止有许多避讳和规矩,比如在此期间如寨上有人死了,只能说老了或干枯了,千万不能说死了;吃饭喝酒时不能吐痰或吐口水,更不能呕吐。如果有谁不慎犯了忌讳,坏了规矩,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祭祀所用的牯牛,要选毛全是黑的,同时要健壮威武,要将牛身洗净。祭祀开始,芦笙、鼓锣齐鸣,撒喇(即喇叭)高奏,声震长空,主祭巫师口念咒语,其余小巫戴上面具扮成各种鬼怪、动物,围着用来祭祀的牯牛,按其巫师指挥洒酒祭拜,同时和着鼓乐声腾踏跳跃,拍手嗬嗬呼叫。其意,一是酬谢西天诸神打幵西天道路,使祖先魂灵顺利进入天堂;二是祈求祖灵保佑百姓平安、子孙兴旺、繁荣昌盛三是驱鬼除邪,四方安定。祭祀完后将牛打死剥皮,肉及内脏一起用大锅(古时为鼎)煮熟后分给参加祭祀活动的人吃。大吃大喝后可尽兴欢乐,不分老少、青年男女皆可吹芦笙、喇叭、敲锣鼓、唱歌、跳舞。这种盛大的祭祀活动每次可持续三至五日,多至七日。

扫火星,也叫扫寨或收火星,本是彝族原始宗教活动撮泰吉的最后一道仪式。这种迷信活动也为与彝族混居的汉族人民接受。如某家遭灾人生病,牲畜遭瘟等,就请来彝族巫师或汉族巫师(当地叫迷傩或鬼师)来扫寨。扫寨的目的是除病祛邪,使一寨人康泰安宁。大巫带着小巫在锣鼓声中跳跃着走村串寨,他们戴着各种面具,呵嗬咩叫,每到一家,就向主人家要走几个鸡蛋和一束麻,从房主茅屋四角扯走一把茅草、咩叫着走到寨边三岔路口,先将三个鸡蛋埋于土中,用茅草作燃料将其余鸡蛋烧熟(俗称烧鬼胎)后分给小巫或围观人吃,并互相问“你吃什么?回答不能说吃鸡蛋,要说“吃鬼”!意思是把鬼吃了,不让它再危害主人家,吃完后呼喊:“火星走了!火星走了!”三天之后,将埋下鸡蛋挖出,打烂了看里面蛋清蛋黄的变化来分辨主人家一年来的吉凶祸福。

另外一种叫扫圈和清宅的做法是先在主人堂屋里设了香案,巫师净手焚香,祈求神灵,敬了三清和诸神及主人家祖宗牌位后,谎称神灵附体,于是装神弄鬼,伴着鼓锣声踢、踏、跳、跃,作驱鬼除邪状。同时口中念念有词,挥舞刀剑作刺杀动作。有的用柏枝叶晒干打成粉,点上火把,抓起柏枝粉向火把上撒去,柏枝粉遇火后卟的一声能窜起六七尺高的火焰,火把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称为打粉火,以此烧死鬼邪。由于边远山区多是低矮茅屋,常常因打粉火引起火灾。

这种跳神一般从晚上10点一直跳到第二日拂晓。巫师把鬼怪捉了装在一土壶里,并扎一毛人,用雄鸡一只、几个红辣椒、香烛、钱纸等于拂晓前送至三岔路口烧毁,装了的土壶深埋于地下,让它永世不得翻身。

清圈时,须选属猪、马、牛、羊的四个男子,戴了猪马牛羊的面具站在圈的四角,每人站一方。主人打一升米的糯米粑分成四坨给四人站在圈里吃。巫师念念有词,在圈中跳跃作祛邪状,并问正在吃粑粑的人“肯吃不肯吃肯变不肯变?吃的人要同声回答“肯吃”!“肯变!意味以后喂牲口肯吃肯变,讨个封赠,得个吉利。吃不完的粑粑要各人兜了回家,还要放炮竹冲喜。

贵州是一个多民族杂居的地方,各民族间的宗教及文化活动彼此影响,逐渐形成了一种有各民族人民共同点,同时又有本民族特色的地方文化—傩堂戏,也称傩戏、地戏或土戏。贵州黔东北的铜仁地区,是目前傩戏保存较为完整、集中的地区,被誉为我国很有特色的民间地戏文化圈。

土家、仡佬、布依、苗、侗等民族的傩戏都保留了原始、拙朴的特色。其表演方式大同小异,一般分为开坛、开洞、闭坛三个阶段,开坛和闭坛是酬神和送神的仪式,开洞是演出正戏。开坛时要设置香案,挂上三清图司坛图。由掌坛人司仪开坛,净手焚香祭祀诸神及祖宗,祈求神灵为百姓除病祛邪,釀福消灾,故叫冲傩还愿

酬神完,在进入正戏前,掌坛人在锣鼓声中绕场唱一段道白:

奉了将军一支箭,勒马上弓走一程,

三步并作两步走,两步并作一步行。

来到门前抬头看,喂,有人在家吗?

接着内应:“呃,是哪个嘛?”……一问一答。正戏也就在问答中一步步引出,人物也依次出场。

傩戏面具一般分为四类正神、凶神、普通人,丑角:或为武将,道人、丑角、动物。其脸谱原始粗犷、线条流畅,无一定之规,可根据本民族特色,采用夸张手法随意创造,形成丰富多彩的面具文化。

傩戏分正戏、外戏、花花戏三种。其中正戏又分前后十二戏。其内容多为斩鬼除妖、祛邪酬神的多,如《开山始祖》,《二郎镇邪》、《钟馗打鬼》、《判官勾簿》等。正戏大多在宗教性的大型祭祀活动时演出,宣扬行善积德、因果报应等,其迷信色彩较为浓厚。

外戏是正戏的演变发展,演出时可不戴面具,戏中人物根据内容需要作简单的化装。演出大多在舞台上,故群众称为高台傩戏。外戏一般在喜庆场合演出,如庆贺丰年,为老人祝寿,结婚嫁女等。戏的内容大多是以历史题材为主的传统戏,宣扬纯洁的爱情、褒扬正义,针贬丑恶的。如《槐荫记》、《西厢记》、《薛仁贵征东》等。

花花戏又是在正戏基础上发展的,反映地方现实生活的小戏。花花戏由当地群众自编自演,内容广泛,表演诙谐,很受群众欢迎。这种戏不受时间、地点、人物的限制约束,也可用或不用面具,随时随地都可演唱。

花灯戏是汉族人民在与各少数民族长期居住,共同生活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借鉴傩戏的演唱风格而演变来的。花灯戏的开坛和闭坛与傩戏基本相似,是迎神、酬神的一些宗教祭祀仪式。

花灯戏演员一般由三人组成文角(么妹即小旦),武角(情郎即小生)丑角(打岔老者,也叫唐二)。演出一般多在喜庆场合,如结婚、嫁女、祝寿、乔迁、庆满月、贺丰年等。演出过程同傩戏一样分开坛、正戏、闭坛(也叫谢坛)三个部分。其中,开坛又分三部分进行其程序是先开财门(意为主人家招财进宝);然后参神(作祈祷,求神灵保佑主人家宅平安,人畜兴旺,五谷丰登);最后破四方(驱逐邪恶鬼怪,扫清四方道路)。然后由打岔老者唐二出场唱一段道白,引么妹、小生出场。

唐二演唱风趣诙谐,很受人喜爱,如开头的一段道白(即扯谎歌)就令人捧腹我唐二老者不聊白,聊起白来就了不得。我三岁走湖广,四岁走湖北。我在湖北旅店楼上歇,反手摁倒个大母虱。头重一百八十斤,尾砍一百二十截,拿办得二百四十四桌客,还剩一百九十九斤九两零九钱……

在正戏中,打岔老者不时出场,插科打诨,逗趣么妹,以引起观众的兴趣和哄笑。过去的打岔老者常用些庸俗的动作和语言,一般人家都不让女儿去看,故民间有养女不看花灯戏的说法。

正戏演完后,要谢坛,作一些礼节性的酬神祭祀后,全戏才算正式告终。

花灯戏演员一般不戴面具,只简单化装。文角(么妹)一般由年青英俊的男青年扮演,很少有女性担任的。文角一般每场戏只一个演员,武则可由几人轮流接唱。丑角一般也不作变动。

花灯戏的伴奏乐器一般为月琴、胡琴、萧、笛等,音调清新悠扬,悦耳动听。有的地方因条件所限(无乐师),也可不用乐器伴奏。

舞姿有凤凰展翅黄龙缠腰膝上栽花”、“犀牛望月金鸡独立童子拜观音等。戏目多为历史题材的,如:《西厢记》、《柳荫记》、《槐荫记》、《孟姜女哭夫》、《薛仁贵征东》、《二十四孝》等以表现婚姻、道德、风尚、征战,以正义战胜邪恶为主。

花灯这一民间文艺在群众中有较深的基础,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利用它简便的形式,不择场地等特点,打破过去唱老曲调的框框,以反映现实生活为主,自编自唱。演员也不仅限于文、武、丑三个角色,可根据戏曲内容灵活变动。如解放初期,配合党的政策宣传打土豪分田地的《月儿调》,就是乡间农民编演的,其中有这样的唱词:

初一初二月不明,穷人想起好伤情。

讨田种地真受气,高利盘剥逼死人。

初三初四月儿弯,穷人想起好心酸。

一年不得半年米,卖儿卖女为哪般?

十一十二月照岩,红军打到贵州来。

豪绅大户四处跑,有的走上断头台。

十四十五月儿光,穷人翻身把家当。

分田分地斗恶霸,杨眉吐气好时光。

歌词用血泪控诉了旧社会人民的苦难,也唱出了人民翻身的喜悦。

此后,花灯戏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不断进行改革和创新,剔除了开坛、闭坛的迷信表演,并在人物化装和乐器的配合上都作了更新,使花灯戏在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推动各项工作上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总之,贵州是个多民族杂居的省份,各民族的祖先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发展了自己的文化。同时,各民族的文化艺术也互相影响,逐渐形成了既大众化又带有民族特色的地方文化艺术。从原始的宗教祭祀活动撮泰吉到傩堂戏,到搬上舞台的花灯戏,这中间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也经过了各族人民的创造发展。这种保留着原始风格的地方傩戏,在中华民族的民间文化艺术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并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加以保护和传承,对研究各民族原始宗教活动,对探索各民族文化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可贵的史料。

 

(作者单位:黔西县政协办)

(责编:胡贵祥,校对:刘恒  侯尚培)

 

上一篇: 第一页

相关文章